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nup的存档空间

我转,因我思。我贴,故我在。 网路拾遗,敝帚自珍。

 
 
 

日志

 
 

中央党校叫停函授学历  

2007-12-05 13:33:17|  分类: 社会--事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方周末记者自权威渠道获悉,如果不出意外,2008年,中央党校将不再招收函授学员

备受争议的中央党校函授文凭,在行世23年后,或将寿终正寝。

叫停函授学历,中央党校的官方解释是,针对干部学历补课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

成立于1985年的中央党校函授学院,初衷是解决因“文革”耽误学业的党政干部的学历提升需求。1986年正式对外招生。

1993年,应各地党校联办的要求,中央党校函授学院,正式在全国各地设立分院。1996年统一建立四级办学体制,且延续至今。依此体制,中央党校设函授总院,省级党校设分院,市级党校设学区,而有条件的区县党校设辅导站,下设班和组。

招生规模在蔓延全国的分支机构的辅助下,飞速发展,“到1994年后每年招生人数在20万人以上。”中央党校函授学院前院长孙钱章回忆。

官方数据显示,中央党校函授教育至今已拥有近320万学员,其中不乏党和国家高级领导人。

孙钱章认为,党校函授教育培养和提高了学员素质,解决了整整一代人的教育问题。

党校的影响力也因其作用得以扩大,孙称:“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大家不知党校为何物,函授开办后大家都知道中国共产党有个中央党校。”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国民教育序列的自考及成人高考,以及网络教育的兴起,党校函授学历教育招生面临阻击。

一方面,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党政干部大多已通过国民教育序列获得正式文凭,不再有补课之需,而“再教育渠道的多元化以及党校函授自身专业以及教学的限制,使得吸引力不可遏止地下降”,内蒙古自治区党校巴图拉称,退出历史舞台只是早晚。

多位地方党校负责人向南方周末记者承认,函授教育飞速扩张带来的种种弊端,也是中央党校痛下杀着的原因之一

有党校领导无奈地承认,党校学历在民间一度看作是“五不文凭”:“不用通过国家统一考试”、“不用上课”、“不用做作业”、“不用写论文(注:以上都可由人代劳)”、“不用私人交学费(可报销)”的文凭

党校函授文凭不属国民教育序列的缺陷,更难弥补。

此前,1983年始,中共中央就党校办学曾有五个文件,赋予党校函授办学依据,并一再声明,“党校文凭可以享受与国民教育相应学历的有关待遇。”

在党政系统内部,因为党校办学吸纳了组织部门、人事部门的共同参与,党校文凭在人事升迁、职务任免以及工资待遇上,已享受通行待遇。

另一方面,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多次明文重申,党校学历不属于国民教育序列。

司法考试、会计师考试、全国自学考试等,因此均明确拒绝党校函授学历。

中央党校函授学院一位人士回忆,1995年烟台教育工作会议,当时的国家教委办公厅批转了一个司局的文件,称党校学历不属于国民教育学历序列,不作为报考国民教育系列专科升本科和研究生教育的学历依据。

中央党校曾去交涉,教委提议可以把党校列入国民教育学历,但只是把中央党校作为北京市的一所高校,“每年就给那么几百个招生名额,这怎么够培训干部呢?”交涉失败。

中央党校函授教育的终止,将令各省党校自办的函授教育陷入进退维谷境地。

此前,“各级党校的财政投入还沿袭机关包干制的经费模式,财政拨款只及正常运转费用的一半甚至更少,”内蒙古党校函授部主任巴图拉坦言,“函授收入几乎成了基层党校维持运转的生命线。”

与中央党校函授教育四级办学体制一并确立的是学费的“四马分肥”模式,大致学费分摊比例如下:总院只收10%,分院控制在15%,学区控制在20%-25%,剩下大部分是给了辅导站。

现在这条生命线面临中断。南方周末记者获悉,作为中央党校停办函授教育的补偿,中央财政将为之增加7000万左右的投入。

为维持生存,大多省份并不愿意放弃各省自办的函授教育。

华东地区一省级党校副校长称:“若下面县市党校有需求,我们继续配合,但不再像以往一样下达招生指标。”

而对于学历的身份尴尬疑难,目前仍无解。

“惟一能做的是,尽量在入学前告知学员,可能面临的认定风险。”一位省级函授学院院长说,但这种告知还不能显于纸面,“那样做,岂不是代表党校承认学历不合法?”

■法理

如何看待党校文凭的合法性

业界流传甚广的一篇《论党校文凭的合法性》文章认为,任何法律都有自己的适用范围,教育法、高等教育法只适用国务院管辖的国民教育,而无权涉及党的机关、军事机关的教育管理。

疑问在于,教育法附则明确了军校教育另行规定,却只字未提党校教育。

在北京大学公法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教授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任何个人、组织均不享有不遵守法律的特权,我国法律没有给特权留下生存的角落。

他认为,但凡学历教育必须经过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审批,党内文件可指导党内培训,但只要党校涉及面向社会学员的学历教育,理应受国法约束。

而“坚持党的领导,并不是教条地等同于党凌驾于一切,党的政策文件只有在转化为法律意志后才能成为合法依据”,复旦大学副教授刘志刚称。

姜明安建议,中央文件应该和必须与国家法律保持一致,若出现冲突,党中央可以建议全国人大修改相关法律,但在修改前,法律效力高于文件。根据我国宪法和中国共产党党章,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不能以文件代替法律。

具体到党校学历教育,姜教授建议,解决党校文凭的合法化,一个途径是,在党校师资、教材、教学设备和其他教学硬件、软件均达到学历教育的资质条件以后,党中央可建议全国人大,在《教育法》和《高等教育法》中对党校学历教育做出相应安排,或另行规定。

介于党校函数教育的历史阶段特征,刘志刚副教授给出了另外的途径,党中央可通过国务院在相关法律的行政执法领域做出相应解释,以接纳党校文凭。

涉嫌违法的党内文件,尚无纳入司法机关审查的先例。类似困局同样体现在政府颁发的红头文件中,因为属于抽象行政行为,依据现行的行政诉讼法尚不能成为司法机关审查的对象,只能依赖于上级和人大审查。(朱红军、邓江波《南方周末》2007-11-29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