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nup的存档空间

我转,因我思。我贴,故我在。 网路拾遗,敝帚自珍。

 
 
 

日志

 
 

市场与改革的两面性  

2007-09-24 22:07:30|  分类: 社会--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们较少思考市场与生俱来的两面性,即繁荣与邪恶共存。把「现代市场经济」奉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唯一出路,而这恰恰潜藏着「现代化社会」的灵魂之魔,即挑战自然、均衡、和谐、公平、正义、道德、法治的「罪恶之源」。

中国发展,如何做到社会和谐与市场经济统一?如何做到改革开放与社会主义的统一?即如何做到「又好又快」?这同全面认识市场与改革的两面性关系密切。一方面,市场经济确实能带来物质繁荣,「市场经济」形成了巨大的神奇魅力,证明了它对人类社会发展的极端重要性。另一方面,人们较少思考市场与生俱来的两面性,或称「市场阴阳界」:即繁荣与邪恶共存。当人们沉浸在「物质繁荣」的喜悦中,往往忽视「精神邪恶」的一面。「现代市场」造成的「市场意识形态」,又被经济全球化强化为「泛市场化」或「市场教旨主义」,把「现代市场经济」奉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唯一出路,而这恰恰潜藏着「现代化社会」的灵魂之魔,即挑战自然、均衡、和谐、公平、正义、道德、法治的「罪恶之源」。

「现代市场」六大异化

无论是古典还是现代经济学,其主流理论都告诉人们:市场经济是一种按价值规律实施交换的机制,商品与劳务的供求通过市场达到均衡,社会资源也能通过市场达到最优化配置。市场不仅是保证公平、公正的最有效手段,还是带来真正自由的最可靠途径。但是,「现代市场经济」真是这样吗?非也。

市场经济的另一面:邪恶

首先,「现代市场」早已脱离了「价值规律」,大量金钱堆出的广告,把人们引入「品牌迷失者」歧途,价格早已不取决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而是一种市场强权与道德虚荣构成的「品牌现象」。其次,「现代市场」早已脱离了「自由竞争」,在「做大做强」口号下,行政权力与集团垄断成为经济运转的统治者,弱者在这里是没有竞争能力与自由的。其三,「现代市场」早已脱离了「法治精神」。无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大量存在「权力经济」、「黑帮经济」和「黑箱经济」。其四,「现代市场」早已脱离了「公正原则」,在项目审批、贷款融资、商贸机会、市场准入等方面,强权全面压倒了弱势。其五,「现代市场」早已脱离了「自由交换」,在「优胜劣汰」口号下,权力与金钱普遍勾结,大量贪污腐败现象掩盖着事实上的不平等。其六,「现代市场」早已脱离了「社会公正与和谐」,贫富过于悬殊与过分两极分化,成为许多国家和地区和谐稳定的最大隐患……笔者以为,「现代市场经济」概念,早已不是传统经济学教科书上描写的样子,而异化成一种「唯财富论」、「泛市场化」的「财富宗教信仰」。

首先简谈宏观邪恶:从两次世界大战到冷战后无数次区域性战争,从全球性核威慑到霸权主义盛行,从东方社会主义解体到恐怖主义泛滥……一切一切的「不安定因素」,其根本原因都指向一个核心:对市场与资源的争夺。发达国家为保持经济霸权,发展中国家为挣脱受欺压的困境,均不得不在经济全球化中你争我夺,历次中东战争与WTO争端等等,都是典型案例。

其次简谈微观邪恶:对于国家或区域性市场来说,无论发达与否,都强化着「弱肉强食」的法则。统治集团背后的财团,依然操纵着西方大选,任何经济行为背后,都有强权甚至霸权的影子。在「现代市场经济」口号下,发达国家表现着「生产中心」的强势,以WTO等形式迫使发展中国家变成所谓「完全的市场经济」,从而纳入强者的轨道。发展中国家普遍亦步亦趋地遵从「生产中心」的游戏规则,形成「边缘消费」的弱势。在此种无奈之下,只能硬着头皮朝「现代市场」划出的道路走下去。于是,邪恶的道德与势力如鱼得水,权钱勾结、贪污受贿、偷税漏税、谋财害命、道德沦丧、礼崩乐坏等大量邪恶现象冲破「传统桎梏」。尤为可怕的是,主流市场观念不断告诉人们:这一切都是「过程中的现象」,「不可避免的」,只要不断朝着「市场化」走下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笔者要问,谁,或者用什么能证明这种推断?我们能够看到的,是「现代市场」不断制造上述邪恶,却没看到「现代市场」改变上述邪恶。

国人对「改革」的普遍理解,是用「市场手段」改革「计划手段」。如前所述,从物质繁荣角度讲,无可非议。中国与许多发展中国家多年的高速增长,都是证明。问题在于忽视了一个更大问题——改革主旨,是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吗?是把「社会主义」改成「现代市场社会」吗?并非如此简单。无论是发达社会,还是发展中社会,非但远远没有根除「市场邪恶」,而且在「现代市场经济」口号下强化着更大的「邪恶」:高速破坏环境,无度消耗资源,打破生态平衡,扩大贫富差距……

中国改革的另一种功能

有人反问:全球不是正在千方百计解决这些问题吗?不错,但这恰恰是「反市场意识」的结果,而绝非「现代市场经济」的作为。笔者曾撰文谈到,「西方第二现代化」的两个最基本特征,一是无目标,二是不可控。毫不夸张地说,只有遏止「市场异化」,才能使人类在市场经济中逐步摆脱上述邪恶。

笔者以为,认识市场与改革的两面性,是提醒我们洞察「市场经济」的另一面,但这并不意味着否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四字绝非「搞资本主义的遮羞布」,而正如胡总书记「625讲话」中强调的,是「市场经济」的「旗帜」与「方向」。改革的另一种功能,就是用「社会主义」改革「现代市场经济的异化」,而非「强化」。当然,社会主义并不是「左」和「穷」的模式,而应是比西北欧福利社会更优秀的模式。(《香港大公报》陈群)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