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nup的存档空间

我转,因我思。我贴,故我在。 网路拾遗,敝帚自珍。

 
 
 

日志

 
 

麦肯恩小镇拉票目击记  

2008-11-06 22:17:40|  分类: 社会--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年以前,法国著名作家托克维尔游走美国之后,在他影响世界的名著《论美国的民主》中,对美国乡镇民主的成熟发出由衷的感佩。

很多年以后,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在远离美国政治中心华盛顿特区1000余公里的一个小镇上,不仅亲身感受了小镇公民集体烘托出的民主氛围,还现场目击了总统候选人赶赴小镇拉票的民主况味。

200810 10日,距离美国总统大选的最后投票日还有20来天。决战在即,72岁的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曾在越南战争中做过越南战俘的麦肯恩,赶到明尼苏达州,在距离州长官邸一个小时车程的名叫 Lakeville 的小镇上,在Lakeville  South 高级中学的室内运动馆,参加小镇公民大会,推进和选民零距离对话的拉票活动。

这一天上午,我和一群东亚地区的记者,正在明尼苏达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听课。课间,我们得到消息,美国国务院的外交官帮我们联系到共和党大选办公室,给我们领到若干入场券,让我们现场观摩总统候选人的拉票活动。

总统候选人的小镇拉票,不同于他们在华盛顿特区的竞选,后者讲究的是国家伦理的宏大叙事,说的都是美国的未来,世界的走向,上帝的声音,前者注重的是人民伦理的家长里短,大多数时候,只能说农民、主妇、退休老人、退役士兵们感兴趣的教育医疗。

下午1点,我们乘车在校园宾馆登上奔往 Lakeville小镇的巴士。汽车刚一发动,随行的美国国务院的外交官Clerk对我们说:“你们已经进入美国大选的战场。”

事实上,小镇拉票虽然是总统选战的一部分,核心内容却不是与对方舌战,而是对己方劳军。Clerk说,明尼苏达州是麦肯恩的老巢,几个月以前,他就是在明尼苏达州被共和党确定为总统候选人的。不幸的是,选战中55的民意调查,毫不留情地暗示他,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那个年轻的哈佛大学毕业生,可能会端掉他的老巢。面对势均力敌的奥巴马,麦肯恩和他的竞选团队决定返回明尼苏达州,去Lakeville小镇,争取那些犹豫不决的没有想好到底将选票投给谁的中间选民,他要告诉明尼苏达州的选民们,他们的选票对他是多么的重要,他还要告诉那些坚决支持他的选民们行动起来,巩固并扩大他的战果。

小镇公民的民主禀赋

下午2点左右,穿越乡村风景个把钟头的巴士赶到 Lakeville  South 高级中学,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诺大的操场上停满了汽车,早早赶到的人们已经排出长长的队伍,等待安检入场

警方在操场对面,隔着一条马路的草坪上,为反对麦肯恩的人预备了一片天地。它们有序地站在划定的场域内,挥舞着反对麦肯恩的标语,舞在空中的旗帜上写满“让战争滚开”的口号,反对者身后的草坪上,插满了反对麦肯恩的牌子,“一百年不要共和党”、“谁为战争买单,谁在战争中获益”。

麦肯恩出身于军官世家,是一位战斗机飞行员,越南战争中,他的战斗机被越南军方击落,他在越南人的监牢中做了好几年的战俘。据说,他相信民主不是免费的,国家安全也不是免费的,必要的战争是必须的。

这些来自附近乡镇的反对者,是不能进入拉票现场的,哪怕拉票的现场就在他们的孩子平时读书的公立学校。

Clerk跟我们解释,小镇拉票的现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入的。每一个进入现场与麦肯恩亲密接触的人,都必须拿到麦肯恩竞选团队发给的入场券。他们不愿看到反对者站到他们的队伍中破坏他们的亲密接触。这个规则同样适用于奥巴马竞选团队,几天后他们在明州的聚会,也会拒绝那些坚持将选票送给麦肯恩的选民。

半个小时后,我们拿到了印有麦肯恩头像的入场券,印入眼帘的是他的竞选口号:国家第一。

排队的过程可谓漫长。1点开始,静候安检的人们就在指定的区域内,顺着长长的队伍,欢声笑语但秩序井然地等待着。

现在,明尼苏达州前往登记投票的选民以每天500人的速度在递增。小镇附近的公民们对选举的热情,相对于过去的总统大选要高得多。两天前,那位跟我们谈论美国选举制度的乔治敦大学的教授说,笼罩在金融危机的阴影下,越来越多的公民开始关于自己和国家的命运。

“远在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对你们有影响么?”同伴中的一位人民日报记者问站在我们身边的两个中学生。

“当然。过去,父母隔三差五带我们出去吃饭,现在,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出去吃饭了。”那个有些青涩的男孩腼腆地回答道。

男孩身边站着一个佩戴胸章的女孩。胸章上雕刻着一头大象和一句口号:“我是个女孩。”大象是共和党的标志,口号中强调我是个女孩,是因为麦肯恩提名阿拉斯加州的女州长佩林为副总统。

据美国人分析,希拉里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大战中输给了奥巴马,看到支持希拉里的女性伤心落泪的麦肯恩,试图让佩林的出现宽慰那些伤心落泪的女性选民,拿到她们的选票。

3点,经过严格的安检,我们和小镇选民一同进入室内运动馆。安检处,几个消防队员,几个警察,一条警犬,徘徊在附近,但是,他们叠加而成的场景,丝毫不像好莱坞大片那么紧张。气氛是和谐的,犹如中国乡镇的赶集。

警察并不直接介入到拉票活动中,相对于志愿者,他们势单力薄人数稀少。处理活动细节的都是支持麦肯恩的志愿者。轻松活泼的氛围,有条不紊的秩序,就是他们在麦肯恩竞选团队的授意下有效执行的结果。

至此,我已在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内,感受了托克维尔在很多年以前描述的小镇公民的民主禀赋。

政治嘉年华中的选举艺术

昔日的室内运动馆,早已被改造成和平的大选战场。

运动馆中央是一面巨大的美国国旗。四周,到处是“国家第一”的口号,到处印着麦肯恩的竞选网址,每一个座位上都垫着麦肯恩的竞选海报,现场的每一个细节都在鼓励小镇选民,毫不犹豫地将选票投给麦肯恩。

我们刚在一个看台上找到座位,场馆中的音乐突然响起。美国乡村音乐的欢乐氛围中,排队入场的小镇公民们,渐渐占据了场馆的每一个角落。我和大家估算了一下人数,可能不会少于2000人。除了一两个黑人,放眼望去,几乎都是白人。

美国国务院的雇员告诉我们,在美国,黑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后裔大多数都去支持奥巴马了。根据目前的民意调查,麦肯恩的支持者多数是收入中等偏下的白人和农民。

音乐声越来越高昂,人越来越多,我们的屁股占据的地盘越来越小,本来属于新闻记者和联邦警察的二楼看台,也挤满了麦肯恩的“粉丝”。

掌声,灯光,舞台,该响的时候响,该亮的时候亮,你不知道谁在操纵这一切,但你能明确地意识到,有人像酒吧中的DJ一样按照既定的程序,在操纵着你的情绪。

“这就是一场嘉年华啊!”一个去过嘉年华的同伴说。

“女士们,先生们,请大家坐紧一点,我们就要看到美国的下一任总统了。”一个声音突然从舞台中央传出来。

潮水般的掌声骤然间响起。

嗷嗷的叫声震耳欲聋。

坐在我身边的那位美国国务院雇员提醒我注意:舞台中央有一拨领着大家鼓掌的“领掌人”

我的记录本上记录着彼时的时间:35分。

通往舞台中央的通道让出来了。来的不是麦肯恩。四个穿着童子军服饰的中学生抱着国旗和州旗昂首走过。我发现先前和我交流的那两个男孩也在其中。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没有投票权的他们,会去人群中排队。

熟悉美国宣战的那个雇员跟我说,这是细节应该是麦肯恩竞选团队策划的制造气氛的小动作。

“女士们,先生们。”舞台中央的声音在童子军的背影中再度响起。

掌声。

尖叫声。

出场的依然不是麦肯恩。

一个共和党的小官开始介绍出席拉票活动的各界人士。除了州议员是明尼苏达州全州的名流外,大多数是小镇选民比较熟悉的社会名流。

“我妈妈是无党派人士,这回却主动站出来,在国家危机的时刻,将她的选票投给麦肯恩。”一个普通的妇女走上台,现身说法。

我没兴趣听,也听不太懂,她具体说什么。

陡然之间的安静,让我从四处张望中不由自主地肃穆起来。原来,他们在拉票活动中安排好的向国旗宣誓,唱国歌,牧师祈祷的仪式开始了

全场起立。

美国人的背书开始了。

美国人的国歌唱响了。

美国人祈祷的头低了下去,人们的右手放到胸前。

没有人破坏那个庄严的现场。刚才还坐在我身边和丈夫或者男朋友嘻嘻哈哈的那个女青年虔诚安静得让我不敢出声。现场,只有美国有线电视网等全国著名的电视媒体的摄像机在来回转动。

电视转播是美国大选中至关重要的环节,它会让发生在一个小镇的拉票活动,在当天晚上就被全美国乃至全世界所知晓。我不知道,如果没有现场的直播车和从华盛顿特区赶来的新闻记者,麦肯恩是否会来到这个相对偏远的小镇。

牧师刚一扭身退场,场内的音响旋即响起。

嗷嗷,嗷嗷,喊声震天。

我一看表,333分了,我以为这回麦肯恩要出场了。

不!

他还在我看不到的角落。

舞台中央,社会名流和志愿者们开始演讲,或者家长里短,或者微言大义,主旨是说麦肯恩多么关心大家的疾苦,多么在乎国家的前途,他的政治经验是多么的丰富,他一定是改变美国历史的伟大的总统。

舞台上的演讲者一个个地说,舞台下的选民们有的在扭动腰肢,有的摇头晃脑,诺大的运动场馆此时就像一个超级大酒吧。

我猜,这应该是美国的选举心理学,麦肯恩得像明星一样,吊足了大家的胃口,才能闪亮登场。

 70多了,不容易啊

就在我有些疲累的时候,小镇公民们在他们的座位上骚动起来,嗷嗷的叫声在全场回荡。

43分,麦肯恩浓重登场。

握手,拥抱,点头,鞠躬---握手,拥抱,点头,鞠躬---从卷帘搭起的入场口,头发花白的麦肯恩化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才摆脱一双双热情的会投票的手,挪到舞台中央。

三天前,我在美国总统候选人第二次电视辩论中见过他。

越过电视屏幕,站在十米开外直直地看他,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他满脸堆着笑容,电视辩论中的严肃面孔了无踪迹。

他的背微微有些驼。岁月的飞刀似乎没有偏爱这位越南战争中的死里逃生者。和小镇公民中的古稀老人一样,麦肯恩的老态一目了然。

依照中国人的观念,事不关己地看着麦肯恩,我老在心中嘀咕:70多岁了,不容易啊。这么一把年纪的人,不待在自家的7套别墅中,含饴弄孙,却跑到这个偏远的小镇,讨好他的选民。兴许,权力不仅让男人性感,还会让男人有颗不服老的心。

接过麦克风,麦肯恩的头转了一圈,向各个角落的选民们致谢。

他开始演讲了。

他开始感谢所有在场的人,以及不在场的人。

他开始宣讲他的政治主张。我估计,他内心或许已经烦了,因为老一套的话,他不知重复了多少遍。但他仍然说得很真诚,不厌其烦。

他始终注意将目光送给不同角落的人们,他的身子总是在舞台中央转来转去。

他说,他要领导大家打倒华盛顿和华尔街的腐败分子。

掌声雷动,尖叫声四起。

我不能完全听懂他说了些什么,我知道,人们总是在他说出某个激动人心的话语时,全场喧嚣。

演讲结束后,麦肯恩开始回答选民的提问。入场券上醒目的白色字体标注的“小镇礼堂的零距离对话”,指的就是这个环节,他要兑现竞选团队对大家的承诺,他要倾听选民的心声。

选民们好像问了20多个问题,其中有两个关于中国。他们一般并不在意遥远的东方,之所以提到中国,是因为他们觉得中国廉价的产品正在鲸吞他们的市场,他们的就业机会。

别以为他们说到中国,就像他们的总统一样胸怀世界。事先,我就听说,美国普通民众,尤其是乡镇选民,对世界事务大多没有兴趣。虽然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当一个白人妇女跟麦肯恩说,一定不能让奥巴马这个阿拉伯恐怖分子当选总统时,我还是大吃一惊。我没有想到这个小镇的公民竟然对外界的事物如此无知,仅凭一些小道消息,就将奥巴马列入恐怖分子名单。

这个妇女的感性,和我在华盛顿体味到的那个妇女的理性,有天壤之别。

那天晚上,我在华盛顿特区的一个政治酒吧中观看总统候选人第二次电视辩论。坐在旁边的一个美国中年白人妇女告诉我,她支持麦肯恩。她指着电视屏幕上的奥巴马说,奥巴马非常非常的聪明,可是,他太年轻了,她不能将选票给他,尤其是经济危机和深陷战争泥潭的今天。她说,过几年吧,奥巴马很年轻,他还有当总统的机会。

小镇妇女的言辞,让我猛然从美国选民都很理性的判断中醒悟过来。尽管我并不晓得,小镇公民或者美国公民中,究竟有多少人会像那个妇女一样对外面的世界茫然无知。

理性也好,感性也好,有知也好,无知也好,对麦肯恩而言,他都得同等对待,因为她们都掌握力量均等的一票。

麦肯恩没有丝毫嘲弄那个妇女无知的语气,他一副君子之风地说,奥巴马是个良家子弟,是个好孩子,他们之间仅仅是政见不同而已。

来明尼苏达州之前,一些美国媒体报道说,奥巴马小时候和一个恐怖分子玩过。有人怀疑麦肯恩竞选团队故意以此误导乡下人。

不管这个小道消息是否麦肯恩竞选团队故意放出来的,面对直播镜头,面对选民,他是不敢信口开河的,因为绝大多数谎言,都会在明天被揭穿。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