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nup的存档空间

我转,因我思。我贴,故我在。 网路拾遗,敝帚自珍。

 
 
 

日志

 
 

熊培云:谁同情“体制内弱者”?  

2009-04-25 14:46:41|  分类: 社会--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月谈》杂志日前编发了一位从事信访工作的乡镇干部的真实经历,并指出,“作为中国最基层的行政工作人员,他们的行为被上访者、上级部门、新闻媒体等做着形形色色的解读。然而,当真正走近他们,你才会理解他们的无奈和隐衷。”

当然,这里的“理解”只是“同情之理解”,并不代表支持。据这位乡镇干部介绍,他在乡镇工作十几个年头,从事信访工作6年多,十多年来在几个乡镇干过,从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成长为分管信访工作的镇党委副书记。“天天胆战心惊,如履薄冰。”文中谈到当地一位老上访户,30多年来,几乎每年都要在重大会议召开时(如中央、省、市级“两会”等)上访。他一旦进京,或到省里、市里,镇政府都要安排专人去接访,甚至中途截访。每次接访,我们都要安排两人以上去,到省城、北京来回一趟,每次差旅费少则三五千元,多则上万元。有时,还得委曲求全,不得已做一些让老实人吃亏、“会闹腾的”赚便宜的事来。

具体情节更像是小说。据说,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近年来每到重大会议召开时,镇里都要派出5名干部24小时跟随这位上访者,陪吃陪喝陪睡陪上厕所,一次耗时半个多月。如果一年下来有多个敏感期,每年单是稳控他一个人的费用就有数万元。如果实在控制不住,一旦到了省城和北京,也要想尽办法在信访登记机关“销号”(不被上级机关记录),避免被“一票否决”。

透过这些细节不难发现,目前严苛的“零上访”、“一票否决”政策不仅伤害了那些有冤不能诉的上访者———体制外弱者,同样制造了“体制内弱者”。也正是那些不切实际的指标,使“体制内弱者”与体制外弱者之间发生了无谓的纠缠与对立。而这一切,都不是孙东东的“精神病偏方”所能解决的。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票否决”实际上导致了某种具有进攻性的形式主义。另一方面,尽管人们从不同的角度质疑“一票否决”,但在其未取消以前,“一票否决”的刚性规定也让基层干部变成了政治压力下的“体制内弱者”。只不过,他们的弱者身份是相对的,因为他们只要学会顺从,便可以将这种不合理的压力或者折腾传导给那些上访者。压力传递的过程因此变成了“弱者对弱者的欺凌”(鲁迅)。不同的是,这是“体制内弱者”对体制外弱者的欺凌。

早在1996年,曹锦清在《黄河边的中国》一书中同样记录了一位乡干部的话:“我在乡政府干了八年,为推行计划生育,为征粮派款,我抓过人,牵过牛,扒过房子,干过许许多多违法乱纪的事。按法律要判我20年徒刑,也不算过分。老实说,如完全按目前法律办事,只有两个结果,一是根本办不成事,二是要认真落实上级任务,必然违法。”在此,且不论政策本身的目的与效果如何,以及类似乡干部是否有“制度上的原罪”。具体到时下一些冲突连连的行政行为,在遵守法律与完成政治任务之间存在某种脱节显而易见。

比如在信访问题上,一方面,宪法规定信访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另一方面“零上访”与“一票否决”等政策却又在变相否定设置这种权利的意义,并且以公民不使用这种宪法权利为荣。否则,上级管理部门怎会将“零上访”视为一种政绩,而不问他们的冤情是否得到如实表达?

同样矛盾的是,从理论上说,无论是告到上级政府的信访,还是告到法院的打官司,本质都是一样的,即公民通过宪法权利寻求自救。如果一些政府部门可以把本辖区无人使用某种宪法权利作为政绩,为什么不制定相同政策力争本辖区实现“零诉讼”?为什么一些政府部门不以诉讼为耻,却要拼命掩盖民众的上访?既然无人相信等待法官裁决的诉讼会影响社会稳定,为什么上访者请求上级部门主持公道的“体制内解决”被视为影响社会稳定?

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有需要解决的矛盾。有矛盾并不羞耻,关键在于如何面对和处理矛盾。如果非要通过强制手段掩盖矛盾,搞子虚乌有的“零容忍”,实则是人造困难,设立“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这,要么是权力过于自负,不愿正视他者的权利;要么是权力对这个世界的复杂性一无所知。

应该说,转型时期每个人都面临权利的贫困。除却体制外弱者的不幸命运,那些“体制内弱者”的命运同样值得关注。事实上,就像上述基层干部,在制定政策的上级面前,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弱者;更不幸的是,他们常常因为“在一线做坏事”而成了无人同情之弱者。

难题如何解决?恐怕还是要回到“法治政府”这一层面来。显然,法治政府不能简单理解为“政府依法治理公民与社会”,其更重要的一环是“公民与社会依法约束政府”。而且后者是前者的先决条件。这意味着权力部门“所依何法”及“如何依法”必须接受民意的审查。既然要体现民意,自然包括“体制内弱者”的意愿。否则,难免会出台“零上访”这样的政策,具体到执行时,每一方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有的输掉了政治信誉,有的输掉了职业道德,有的输掉了公民赖以自救的权利。 (本文来源:新京报 )

引文来源  熊培云:谁同情“体制内弱者”?_网易新闻中心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