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nup的存档空间

我转,因我思。我贴,故我在。 网路拾遗,敝帚自珍。

 
 
 

日志

 
 

乡村教育值得审视----发人深省令人沉痛  

2009-05-18 17:19:14|  分类: 社会--事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青年报》2月25日刊登李斌的文章说,最近在农村奔走,目睹农村和农村教育之现状,觉得有许多话不吐不快。我曾经以为,农村孩子都应该通过刻苦学习考上大学,后来,我逐渐意识到,这条天经地义的道路,实际上无法改变大多数农村学生的命运。

    我的老家在一个距离北京大约1900公里的小村庄。如今在脑海里回忆起村里的读书人,我印象最深的有两位。他们的遭遇迫使我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样的教育更适合农村?

    其中一人是在我读小学的时候开始参加高考的,当我初中毕业时,他还在为此拼命。我偶尔见到他,身材清瘦,鼻梁上架一副高度近视眼镜,穿着蓝色的中山装,低着头在田间小路上匆匆而行,基本不与村民打招呼。他最终没能成为一名大学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村民们同情、感叹或嘲讽的对象。

    另一位是我的邻居,大我3岁,在复读3年后与我同年考上大学。但他的运气很不好,以超过本科线的成绩被一所专科学校录取,毕业后因未能找到工作,好不容易迁出去的户口又被打回了村里。

    我的印象中,这位老兄在高考之前是充满活力的,他爱打篮球,喜欢与我们一起唱歌、吹笛子,还承担了家中的许多农活,曾多次在凌晨五六点钟把我从床上叫醒,一起奔跑在坑坑洼洼的村道上。那时,他对未来的生活有着美好的向往。高考失利后,他蓄起了胡须,脸上有了远超出实际年龄的苍老,开始刻意避免与我们接触。

    这两人后来都进城打工了,据说很少回家,也许在他们心里一直横着一道迈不过去的坎:不能以城里人的身份回到家乡,腰杆子就无法直起来。

    反而是另一位连初中都没读完的村民给了我惊喜。我们是同龄人,但小时候成绩的好与坏成了彼此交往的障碍,甚至还互相看不顺眼,后来几乎再无联系,我只知道他成天驾着一辆大卡车没日没夜地奔波。去年10月,他听说我回来了,便放下手中的活,赶来陪我们钓鱼、聊天、吃饭,显得自信、真诚而大方。

    这让我想起了韩少功的一篇有关教育的文章,他在其中这样描写他所观察到的乡村少年:“我发现凡精神爽朗、生活充实、实干能力强、人际关系好的乡村青年,大多是低学历的”,“如果你在这里看见面色苍白、人瘦毛长、目光呆滞、怪僻不群的青年,你就大致可以猜出他们的身份:大多是中专、大专、本科毕业的乡村知识分子。他们耗费了家人大量钱财,包括金榜题名时热热闹闹大摆宴席,但毕业后没有找到工作,正承担着巨大的社会舆论压力和自我心理压力,过着受刑一般的日子。 ”

    尽管这些年,乡村教育有了长足的发展,基本告别了“上不起学”的阶段。但我们还是会惊讶地发现,80多年前,陶行知评价“中国乡村教育走错了路”,如今看来依然适用。“他教人离开乡下向城里跑”,“他教人羡慕奢华,看不起务农”等等这些问题显然普遍存在。

    此次制定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期待有关方面能够高度重视、研究陶行知的思想遗产,以寻找一条适合农村实际的教育发展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