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nup的存档空间

我转,因我思。我贴,故我在。 网路拾遗,敝帚自珍。

 
 
 

日志

 
 

邓玉娇案纷纭诡秘的三天----理还乱  

2009-05-24 12:48:04|  分类: 社会--过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玉娇案在过去三天呈现戏剧性变化。湖北巴东县政府23日新闻通告称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声明与律师解除委托关系。这一消息在上午被张树梅否认,但到下午情况突变,张树梅又称:确定与律师解除委托关系。

两名律师21日在会见邓玉娇后,爆出其“遭受了性侵害”,并失声痛哭,网络求助,引发舆论的轩然大波。当晚,除了胸罩,其余的关键证据均被张树梅清洗。

《南方都市报》回顾21日、22日、23日邓玉娇案的情况变化。

521律师与委托人的嫌隙

会见是在当日上午940分左右进行的,持续了3个小时之久。两名律师出来后,神采奕奕,面对媒体,律师夏霖打出了“胜利”的手势。

律师:邓玉娇称黄德智对其进行性侵犯

除了媒体记者,邓玉娇父母也一直守候在看守所门口。夏霖没有透露会见的情况,只是在午饭前赋诗一首,表达了此次会见的收获。

夏霖律师透露,当日上午会谈,邓玉娇向他们讲述了黄德智在水疗室里对其进行性侵犯。在形成整个证据链后,律师根据会谈时的情景,推翻了此前邓玉娇患有“精神病”的说法。

两名律师难掩内心喜悦,既没有将会见内容透露给媒体,也没有告诉委托人。一直到下午140分左右,邓玉娇母亲张树梅接到野三关派出所所长谭静的电话,急匆匆赶回去。律师才有所担忧,夏霖说,张树梅给他发来短信,承诺一定赶回来,他这才放心继续下午230分的会谈。

当天,湖北省、恩施州公安局调查组正在野三关镇调查。张树梅告诉记者,她是配合警方写材料。

下午530分左右,两名律师从看守所会见完毕,得知张树梅夫妇仍在野三关镇时,夏霖觉得事情不妙,“我在想,他们一定被黑恶势力控制了,证据肯定被毁坏。”情急之下,两名律师向媒体公布“关键证据”即胸罩和内裤,并呼吁网友尽快赶过去,防止证据被毁

整个过程,委托人和律师之间一直没有沟通。晚上,两名律师从巴东县刑警大队做完笔录后,向媒体再次呼吁,担心警方毁灭证据。从这时起,案子开始偏离原本的方向,而卷入舆论漩涡,最终导致了委托人与律师之间关系的崩裂。

邓母:找不到律师了

据张树梅说,她接受完派出所调查后回家洗澡。邓玉娇的衣服已经发出阵阵恶臭,这些衣物是邓玉娇送到医院后换洗下来的,并且已经浸水。张树梅带回家后一直丢在洗手间。“已经发臭了,我就洗了一下,”张树梅说,她在胸罩上发现了“红斑”,怀疑是血迹,带在了身上。

由于一直没有得到张树梅的消息,两名律师愈加相信委托人已被控制的事实,关键证据也可能随之消失。因为担心安全问题,晚上1130分时,两名律师搬到了另外的宾馆。

张树梅说,她在回县城的路上,被大支坪镇派出所民警赶上来询问“胸罩的事”。张树梅再次返回野三关镇,经过辨认,她认为胸罩上的红斑只是沾染了其它衣服的颜色,并非“血迹”。随后,警方将胸罩归还给了张树梅。

折腾了大半夜,回到县城已经是22日早上,一夜没睡的张树梅打电话给律师,夏霖已经关机。她致电南都记者称:找不到律师了。

522关键证据的鉴定

“关键证据”的公布,再次搅动舆论对邓玉娇案的猜测。事实上,经过互联网的发酵,已经有网友呼吁集结进入野三关镇,并为邓玉娇立碑,引起当地政府高度紧张。事情的走向,已经偏离了案件本身,各种角色的介入,使得邓玉娇案蒙上了多层色彩。

律师:揣有重要物证的张树梅已被控制

张树梅22日上午前往巴东县武装部大楼,与恩施州公安局负责人会谈了整整一个上午。

期间,她拨通了律师的电话,告知他正在武装部会谈。但律师透露,“情况十分紧急,揣有重要物证的张树梅已被警方控制”。夏霖觉得,从前一天下午起,又整整一个晚上,委托人没有跟他联系,肯定被黑恶势力胁迫了。

当他们赶到武装部大院时,发现一切都很平静。张树梅打电话给夏霖说,请他远离网友“屠夫”,不要受网友误导,种种迹象表明,网民对邓玉娇案的关注已经失控。随后,网友表示,将离开巴东县城。

与此同时,湖北省公安厅负责人正在巴东县看守所提审邓玉娇,据知情人透露:情况很糟糕,大约5分钟后,邓玉娇开始发作,歇斯底里,情绪难以自控。

中午12时左右,夏霖接到电话,独自前往武装部宾馆。巴东县检察院副检察长田平、巴东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巴东县妇联等有关部门人员作为见证,恩施州警方提取了邓玉娇案的有关物证:胸罩、T恤、长裤、丝袜和内裤。

张树梅说,这还有什么用,除了胸罩,其它4件物品已经清洗过了。

“我当时惊了,”夏霖回忆说,虽然整整一个晚上他已经设想了这种结果,“我觉得鉴定已经完全没意义了,”他说。

之后,张树梅随警方做笔录,律师返回宾馆。至此,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而这个下午,正是导致第二天委托人解除律师委托关系的关键转折点。

邓母:我十分清楚,女儿没有被强奸

巴东县政府新闻发言人23日凌晨通报“邓玉娇案”最新情况。南都记者040分获得的通告内容有3点:“公安机关证实不存在邓玉娇被强奸的事实”、“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声明与律师解除委托关系”、“公安机关认定,涉案‘第三人’邓中佳没有违法行为”。

张树梅表示,有解除委托关系的想法,但还没决定,她还需考虑一个晚上。但她也表达了对律师的不满,她说,“他们擅自发布我女儿的隐私,今后,她怎么做人?我感觉已经偏离了方向,作为母亲,我十分清楚,女儿没有被强奸。”

她质疑说,律师会见邓玉娇,整整花了一天时间,使得女儿精神受创。这也导致了22日上午公安提审时,邓玉娇已经脱水。

记者050分致电巴东县新闻中心办公室核实通告时,对方既没有承认,也没否定。

20分钟后,这条被撤的通告再次上版,“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声明与律师解除委托关系”成为23日恩施州各大媒体头版新闻。

523解约风波

早上8时,网上已经挂出“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声明与律师解除委托关系”的消息,南都记者拨通张树梅电话时,她也感到吃惊,“不可能,这绝对是假消息,我还在考虑当中。”

张树梅在22日向公安机关提出更换律师“至少有初步意向,”而在解释本报记者的疑问时,张树梅说,“当时是说,这个消息第二天(23日)发布的,我还要考虑一下。”

律师:我们所指“性侵犯”并非“强奸”

显然,政府抢先发布了这一消息。随后,在多家媒体的电话采访中,张树梅均否认与律师解除委托合约“我这个消息是假的,我还在考虑当中。”

转折来自下午530分,有媒体记者致电张树梅时,她表示“解除委托确有此事,原因有3个:一、律师擅自发布邓玉娇的隐私;二、不是以案办案;三、不是站在委托人方办案。”随后,电话一直关机。

对于这一戏剧性变化,两名律师23日晚10时后发表在博客上的《关于邓玉娇一案的声明》描述了整个过程:

今天早上,我们看到了长江巴东网的新闻通稿,该稿称邓玉娇的母亲张树梅声明解除与我们两位律师的委托关系,非常震惊。自从521张树梅被野三关派出所所长谭静带走之后,一直无法顺利沟通,关于是否解除委托关系一事我们并不知情。况且,这样的声明从政府口中发出,十分不妥,让人疑窦丛生。

上午1040分左右,张树梅来电表示,政府新闻通稿中关于她的声明不实,她并没有决定与我们解除委托关系,要求与我们见面。我们等至下午4时许,张树梅忽然致电要求解除委托关系,不肯与我们面谈。

此前,媒体报道称我们发现此案存在“强奸”情节,这是不实报道。我们所指的是“性侵犯”,构成法律意义上的“强奸(未遂)”,并不是民间俗称的“强奸”。

邓母:律师把案子引向了另外的方向

截至发稿时,张树梅确切答复已经决定和律师解除委托合同,“他们已经把案子引向了另外的方向,那是错误的,昨天我本来还有些怀疑,今天把情况核实了一下,确实是这样”,张树梅说,对于今后的打算,她还没有想过。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