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nup的存档空间

我转,因我思。我贴,故我在。 网路拾遗,敝帚自珍。

 
 
 

日志

 
 

对“选举广告”的思考  

2010-04-30 14:32:29|  分类: 个人--生活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论

    2003年是不普通的一年,因为她在公民维权方面的丰富多彩,同时03年的“深圳现象”和“北京现象”从一个更深层次的角度向全社会昭示了一股良性发展与理性互动的潮流,特别是“北京现象”让人们认识到建构法律的价值首先在于尊重法律的存在。选举给人们带来和很多思考。本文的一些内容也是旨在为推进法律得到完善和更加有效地实施进行一些有益的探讨,笔者以舒可心参选为实例材料,从选举中的一个法律技术环节入手对选举进行分析,提出了“选举广告”这一概念,由于能力所限虽未全面的展开,但如果本文的一些东西能够引起更多的有价值的思考那将是本文的幸事更是作者的幸事。

    在这次舒可心参选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一个问题就是选举宣传的问题。为了得到选民的支持,以选民为对象进行宣传是必要的,但是“舒可心公共(选举)事务办公室遇到了一系列的问题。下面就两个核心问题进行论述。

    1、参选广告的申请问题

    办公室欲制作专门的参选广告,并进行张贴悬挂。根据《北京市张挂标语张贴宣传品管理规定》第四条  申请张挂标语、张贴宣传品,  按下列规定办理:

    (一)申请在全市范围(含跨区、县)张挂标语、张贴宣传品的,须在拟张挂张贴的5日前,持张挂张贴方案(包  括范围或地点、期限等)报市环境卫生管理局;在区、县范围内张挂张贴的,须在拟张挂张贴的5日前,持张挂张贴方案报所在区、县市政管理局。

    第六条  张挂标语张贴宣传品的单位或个人,  必须遵守下列规定:

    (一)严格按照批准的范围或地点、期限张挂张贴。

    (二)在国家规定节日期间张挂标语的,  应在节日过后及时清除。春节期间的,可在节前7日开始张挂,元宵节后2日内清除;其它节日期间,可在节前5日开始张挂,节后5日内清除。

    (三)标语应以布帐等不妨碍市容观瞻的形式张挂。

    (四)标语、宣传品要字体工整、书写规范、字迹清晰,并保持整洁、完好、美观。

    (五)张挂标语、张贴宣传品不得妨碍交通,  不得损害树木,不得损害公共设施,不得影响社会秩序。

    根据第4条以及第6条的表述理解,海报的粘贴应当可以由自然人或者法人提出申请,而实际上舒可心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得到的答复是:“从市政管理部门只接受法人的申请而不接受自然人的申请,没有个人提出申请的表格。”这样使得自荐参选人舒可心无法在选民登记过程中以及选举之前,印刷和张贴海报。

    2、广告张贴地点问题

    根据《北京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第四十条  乡镇人民政府和街道办事处应当在胡同、街巷和住宅小区等处选择适当地点组织设置公共信息栏,为发布信息者提供方便,并负责管理和保洁。第四十一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在公共场所散发、悬挂、张贴宣传品、广告。  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建筑物、构筑物等处刻画、涂写、喷涂标语及宣传品、广告。也就是说在社区的公共宣传栏中舒可心可以张贴一些宣传材料,因为《北京市张挂标语张贴宣传品管理规定》适用的范围是“城区、近郊区和远郊城镇的道路、广场、车站以及临街建筑物等固定设施上张挂标语、张贴海报、启事等印刷品或书画。”社区信息公共信息栏不属于上述范围。

    就三里屯地区而言,这样的“公共信息栏”非常缺乏,所以办公是没有找到合法的广告载体,因此并没有使用已经设计好了的选举广告。

    法律对选举宣传的规范

    就正式式候选人来说,根据北京市选举实施细则第三十九条的规定:“选举委员会应当向选民介绍代表候选人的情况。推荐代表候选人的政党、人民团体和选民可以在选民小组会议上介绍所推荐的代表候选人的情况。选区可以根据选民的意见,安排候选人和选民的见面活动。对代表候选人的介绍在投票选举日必须停止。”我们可以看到,正式候选人能够得到选举组织机关的统一安排的宣传机会,向选民介绍和推荐自己。而对于自荐参选人来说,法律并没有给予同等的待遇。但是有效的宣传是得到选民认同进而获得选民支持的关键,选举宣传在整个选举的过程中起的是一个沟通选民与参选人的侨领作用,这条渠道的畅通对选民深入了解代表候选人,选举合格的民意代表有重要意义。

    现有选举法对选举宣传方式规定的单一性,满足不了选举的“多元信息互动”这一特性,因为选举的目的就是一个多中选优的活动,每一位候选人都具有自己的代表性,内涵的就是一种利益格局的多元化,所以,选举宣传也应该多元化,已满足不同候选人的需要,过分单一的途径不仅有碍于选民更加细致的了解候选人,同时也无法充分调动选民的积极性。宣传活动的水平和广度对选民参加选举活动的积极性是具有一定意义的。在这点上选举广告的作用同普通广告有类似之处,即吸引眼球—引起兴趣—积极参与。

    选举宣传的在价值

    众所周知,选举的目的在于选取优秀的民意代表,代表广大选民形式当家作主的政治权利,所以代表对民意的代表程度以及代表与选民沟通的好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民代表大会工作的积极性和高效性。所以,让选民能够最大限度的了解代表候选人是衡量选举质量的一个重要指标,同时也是选民知情权最直接的体现。赋予参选人宣传自己的权利的实质就是对选民知情权的保护,只有这样才能给与选民进行仔细甄别的空间,才能够使选民选出能够最大限度代表自己利益的人大代表。

    竞选活动可以说是整个竞选的中心环节,而选举宣传活动又可以说是竞选活动的中心环节如果从成本和收益这个角度来思考的话。公正、公开、有效、机会平等的宣传,包括相关的法律规范和物质投入是选举活动的成本,是选举出高质量代表所必需付出的。那幺在这方面投入的多少,能够直接影响到候选人与选民互动的程度,影响到最终当选代表的代表能力。因此只有以足够的投入作基础才能够使选举给选民带来最大的收益。

    我们同时还要注意到,由于这种竞选宣传活动属于政治观念的宣传活动,跟普通的广告宣传以及推广不同之处在于它关系到公众的最根本利益,也就是参加国家生活当家作主的政治权利,所以法律有必要对这种宣传活动予以专门调整,从提高选举质量和规范性的角度来关注公民的基本政治权利。

    在很多国家对竞选活动自由的限制与保障始终是影响国家政治生活全局的核心问题之一。一些国家和地区的选举法中设有“竞选活动”这样一个章节,对参选人可以使用的宣传手段、宣传的时间、宣传的范围、宣传的内容,甚至宣传稿件的字数都有明确的规定。笔者认为,立法者设置这些规范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一个有公正、公开、公平和选举本身,更为重要的是这样一个公正、公开、公平的选举背后所蕴含的对公民宪法权利的尊重和制度关怀。

    选举宣传的相关的立法例

    例如日本的选举法中选举管理机构对竞选活动的要求主要有:(1)候选人邮寄给选民的明信片不得超过35000张。参议院全国选区的候选人发送的海报不得超过10万张,明信片不得超过12万张,个人传单不得超过35万张。  (2)电视、广播、报刊对候选人,应给予同样的待遇。众议院、参议院地方选区的候选人登载个人竞选广告不得超过5次;参议院全国选区的候选人不得超过6次。(3)选举管理人员以及与选举有关的国家公务人员不得以任何方式参与竞选活动。(4)候选人,或者候选人选举事务所的工作人员,不得对选民进行挨门挨户访问(在这次舒可心的宣传活动中采取了这样的方式);禁止为竞选而进行的联名签字活动;不得发表有关候选人的民意测验结果;不得向选民提供饮食,设置休息场所,或为候选人组织车队等。(5)(政府的帮助,)政府为国会议员候选人提供一定的选举费用。候选人可免费寄送明信片、宣传品,也可免费在大众媒体上刊登广告。政府还免费为候选人提供一定的交通便利。

    从上面可以看到,政府在保证参选人自我宣传宣传权利的同时,更多的考虑了如何给与参选人形式和机会上的平等。这也就是选举中程序价值的体现,只有对选举宣传相关的形式和程序进行有效规制才能为整个选举活动的目的,也就是选区优秀民意代表提供一个最有力的支撑平台。

    舒可心参选中的“选举宣传”

    舒可心在这次参选的过程中使用了包括宣传车、宣传队、选举名片、宣传绶带、印刷品(盖有舒可信参选印章的选举法)对自己进行宣传。舒可信的推荐人总共是36人,到第二次小组酝酿的时候支持舒可信的总人数达到了96人。在第一次推荐和第二次小组酝酿这一段时间内,舒可心公共(选举)事务办公室在选区范围内进行了总时间不超过2小时的上门和走街串巷式宣传

    这些宣传活动开展之前办公室都进行了合法性的审查,力求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宣传。以汽车广告为例子,在租来的宣传车上悬挂了“清在另选他人一栏填上舒可心”的标语。这里就遇到的一个法律真空问题。根据《北京市户外广告管理条例》第二条  “  本规定适用于本市行政区域内户外广告的设置和管理。本规定所称户外广告是指以灯箱、霓虹灯、路牌、电子显示屏(牌)等为载体形式,利用城市道路、公路、建筑物、构筑物、交通工具等户外广告阵地设置的商业性或者公益性广告。”对此条广告的定性就成了问题,因为它既不属于商业性或者公益性广告,所以理论上说“选举广告”不受此条例的调整,这类广告理应属于法无禁止的范围,所以在投票日的前一天办公室使用了这种宣传方式。事侯选举组织部门(区选举委员会)也没有对此种行为作出否定评价。

    对舒可心选举宣传的思考

    从相关数据可以看出支持人数的上升同宣传的作用是分不开的。但与此同时,这些宣传活动遭到了三里屯选举分会的反对和质疑。认为舒可心的行为导致了选举的不公平,因为其它候选人没有能够使用同样的方式进行宣传,而造成参选人在自我信息发布和自我宣传上的不平衡。可以说选举部门更多地考虑到的是一种实质公平。从这里可以看出,还有一个观念转换的问题需要解决。这个问题最终还是要靠法律的西化来实现。

    选举法应该给参选人(正式候选人和自荐候选人)提供同等的机会对自己进行宣传,这样才能够有效地保证选举的参与公平。当然这个公平主要还是机会的公平,即给与参选人同等的宣传机会和宣传手段的同时对宣传进行量化而非泛化的限制。

    因此在我们的立法中是否应对选举当中的宣传问题以专门的章节来规制。在中国的选举法中提出“选举广告”这一概念。以弥补立法概念上的空缺,对于选举宣传品的内容、形式、宣传方式作出一些禁止性或授权性规定。是我们在选举法立法或修改的过程中应该着重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这个问题关系到选举的质量,关系到候选人的权益,更关系到每个公民最重要最根本的政治权利。意思表达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传播变质的情况,如何使公民的利益诉求通过人大代表有效地在国家生活中集中重现,是作为公民基本政治生活的选举所应当承载的任务。




引文来源  对“选举广告”的思考-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