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nup的存档空间

我转,因我思。我贴,故我在。 网路拾遗,敝帚自珍。

 
 
 

日志

 
 

司马南谈李一  

2010-08-18 13:46:14|  分类: 社会--过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司马南:诚邀李一道长北京海族馆表演胎息大法

——2010年8月9日答北京科技报、四月传媒记者问

    记者:司马南老师,昨天发给您的采访提纲您都收到了吧?

    我们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您迟迟不肯出手揭露那个李一道长?方舟子微博已经登出很久了,最近率先吹捧李一道长的是《南方人物周刊》,……

司马南:诚邀李一道长北京海族馆表演胎息大法 - sunup1997 - 小杂货铺

    司马南:我不出手,就是不用我出手。我不出手,不是也已经有人在揭露了吗?我看大家说的都很好啊。我在忙着写书,对这类事情没大兴趣。

    记者:那您是什么时候知道李一这个人的?

    司马南:大约四年前吧。

    记者:那么早啊?您是怎么知道的呢?

    司马南:早吗?崔永元比我知道得更早。

    四年前的一天,崔永元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要我帮个忙。他说,有两个很要好的圈里的朋友跟着重庆的一位大师习练辟谷去了,他们竟然相信辟谷能够治疗肝炎等各种慢性病,咬着牙连续多天不吃饭。当时说的那位大师,就是缙云山上的气功师傅李军。小崔很为朋友的生命安全担心。他仔细介绍了朋友的具体情况,我跟小崔讲了一些我所了解的辟谷的常识。后来,小崔说的朋友当中有人跟我也联系过,我尽力做了一些解释和劝慰,主要是强调要他们注意辟谷的安全性,以期避免引发不必要的生命之虞。

    记者:后来呢?

    司马南:后来我就把这个事情忘了。

    但是,去年与方舟子等搞科普的朋友一次聚会上,老徐提到樊馨蔓写的一本新书,这本书里的内容大都是樊姑娘个人网络日志汇编,里面有大量神乎其神的细节描写,这位李一道长在樊馨蔓姑娘的笔下,出神入化,无所不能,其所到之处,神迹频现,其救民于水火,济世于乱年……

司马南谈李一 - sunup1997 - 小杂货铺

 

《世上是不是有神仙》这本书看起来来头不小,封面上有着李亚鹏、马云、敬一丹等知名人士的推荐语,而书的作者就是张纪中的夫人,同时也是央视导演的樊馨蔓

 

□李一道长推手当年推过胡万林

    记者:您怎么看樊馨蔓在书中这些描写呢?她在撒谎吗?

    司马南:一个文学女青年因为崇拜某人,下笔如有神,她令事实服从情绪,她令物理学定律服从神迹,这在“心理逻辑’上一点也不奇怪。

    你们见过樊馨蔓吗?

    这位杭州女子长得很有味道,可是有点邪门儿,大家多是因为她授命搞《感动中国》晚会当总导演而认识她,我认识她却是因为一位比李一道长更荒唐的骗子。十几年前,你们还小呢,未必了解那段历史,我揭露了一位叫胡万林的非法行医致死人命的骗子。当时,樊馨蔓在央视新闻评论部工作,奇怪的是,她全身心地支持胡万林的事业(今天在网上,可能还会搜到当年樊馨蔓鞍前马后追随胡万林、声援胡万林的文章),樊馨蔓真诚地认为胡万林是一个“神功大师”、“神人”,是“当代华佗”,是来拯救社会的。从心理需求这个角度看,今天的李一道长,在樊馨蔓心目中,很可能是当年胡万林大师的一个替代品。

    胡万林后来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至今仍在监狱里服刑。樊馨蔓当面表示过对我的蔑视。她认为胡万林无罪,是被司马南陷害入狱的。尽管如此,我不认为樊馨蔓有造假的动机,我也不相信樊姑娘有意撒谎。

    话说回来,樊馨蔓的工作单位决定了,她执笔来神话胡万林与李一道长这样的人,会起到了一般人起不到的独特作用。

    记者:司马老师知道吗,樊馨蔓是著名导演张纪中的妻子,难道张纪中这样的大导演也会如此不理智不清醒吗?

    司马南:聪明绝顶的马克思、恩格斯都要长着大胡子,但是,胡子浓密的人不一定都脑子清楚。再说,妻子的事情,丈夫都清楚啊?

    记者:有人说,司马南现在经常参加各种娱乐节目当评委,跟吴宗宪混在一起,已经没有了当年反伪科学的战斗力,看来是真的了?您在为张纪中开脱,是不是?

    司马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不认为这是问题的关键,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记者:那么多的像凤凰卫视的杨锦麟、王鲁湘、梁文道、梁冬,企业家马云、潘石屹等著名人物,还有李亚鹏王菲夫妻都去捧道场,有的人还是李一道长的弟子呢,据说精英名人弟子超过三万,您怎么看?李一道长水下憋气的,就是胎息,是在王鲁湘的节目中传播出来的,怎么看这样的事实?

    司马南:三万名人?中国有三万名人吗?

    你刚才点名的人,我几乎都认识,有的是多年的交情。实话说,名人啊,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人家利用,名人谨防被利用,因为防不胜防。当然,名人也有不谨慎的,比如因为做节目需要,心,没管住嘴,说秃噜了,离谱了,经不起推敲,贻笑大方。或者没管好徒弟,徒弟脾气冲点儿,自己再嘴吧朗基的碎点儿,很容易出事儿啊。(笑)王鲁湘做的那个节目,我看了,一段视频是剪进来的,李一道长在水下坐着,小金鱼在周围游着,电视台的一个节目片段,上海两个樊馨蔓一样可爱的女公证员念公证书。鲁湘是读书人,博学而刻苦,做了不少好节目,但是在这类事情上,他未必懂得很多。偏巧我打眼一看,就知道门子在哪里,表演者李军,不入流的小魔术啊。公证员哪里会知道这种江湖秘密呢?魔术表演的真假叫公证员来公证,这不是滑稽吗?上海哪家电视台啊,还真有创意!

    记者:现在有人为李一道长辩护,辩护者还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教授,您知道吗?您怎么看?

    司马南:真的?谁呀?叫什么名字?

    记者:昨天已经发给您了,您老没看啊。

    这个人是中国社科院戈国龙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宗教学系教授,北京大学哲学博士,社科院宗教学博士后。

    司马南:在美国西太平洋大学没拿博士?(笑)头衔很吓人啊。他咋为李一道长辩护呢?能不能先告诉我这位国龙教授与李一道长有没有什么利益上的联系?

    记者:这位教授说,揭露李一涉及到他的研究领域,李一与他已经“结缘”了,李一道长为国龙教授的一本书叫《丹道十讲》在什么地方好像作了推荐。

    司马南:啊,可以理解啊。一是“领地意识”使然,道教研究是人家的地盘嘛,二是利益上有一致性,所以,列宁早有名言啊:“任何政党任何个人,离开了利益,就要出丑”。

    但是,国龙教授选择的这个课题不是太艰巨了吗?李一道长的“神迹”那么荒唐,怎么辩护啊?这使我想起了前几天横刀立马为唐骏先生振臂一呼做辩护的禹博士的表演。实话说,我为这位国龙博士捏了一把汗。

    记者:国龙教授认为,“打假”本身也要求“真”,如果“打假”本身也“造假”,这又需要更高一级的“打假”了!现在的媒体文风极其轻浮,一些未经核实的材料就当成事实加以陈述,充斥着大量的无知与偏见,不负责任地渲染一种情绪。当初对李一道长的吹捧如是,现在对李一道长的围剿亦如是。

    司马南:这话不错,我对此有同感。但是,他说的“打假造假”所指的是什么?

    记者:国龙教授很愤慨,他说“李一道长现在是宗教人士,我们要尊重宗教感情,对李一道长的攻击凡牵涉到宗教问题,必须慎之又慎,尤其不能对道教的教义作连带的批判。如果想要对道教教义作出批判,请先研究道教三年以上再说。

    司马南:不错,“李一道长现在是宗教人士”,可是,换了一个“马甲”的骗子,就不是骗子了?钻进宗教队伍的骗子就不是骗子了?大家想想看,要是一个骗子钻进公务员的队伍被发现,应该该怎么办啊?无疑问,清除出去啊。

    那么同理,如果一个骗子钻进某一宗教组织,一旦证据确凿应该怎么办呢?道理明摆着啊。

    “尊重宗教感情”这话没错,但是利用宗教诈骗钱财愚弄民众也不能就此获得豁免权啊。宗教人士不在宗教场所从事信仰活动,招摇到社会上来,表演杂耍假扮济公蒙事,这得有人管啊,没有人管那成啊。

    记者:戈国龙教授文章很肯定李一道长,他说“李一道长是近年来在道医、养生领域弘扬道教的卓越的代表人物”,“他绝对不是没有真才实学的骗子”。

    司马南:原话如此吗 ?

    记者:原话如此。

    司马南:这位学者好可爱呀。郭德纲最近有点蔫,这位学者要火。(笑)大家看啊,“他绝对不是没有真才实学的骗子”,这话分明是在说“他是一个有真才实学的骗子”。

    我感兴趣他到底怎样为李一道长那些魔术表演做辩护。

    记者:国龙教授的观点是:为了要成就一番事业,“不得不适应社会而采取一些世俗的手法来包装自己,甚至留下一些世俗人物所具有的欲望的印记与自我局限。”

    司马南:那么绕弯子干嘛啊?什么“欲望印记”,什么“自我局限”,花里胡哨言辞的无非是说,李一骗人的那些表演是“社会逼的”,是“成就一番事业必须的”,“先当骗子再当神仙”是合理的。真是岂有此理?

    记者:有一条与您有关:国龙教授分析认为:在质疑李一道长的声音中,主要的是一种“庸俗唯物主义者”——他们打着反伪科学的旗号,把他们不理解、不符合他们心目中所谓的科学标准的,一律疯狂反对,他们不需要严格的科学论证,不需要调查取证,不需要从事实出发,他们只要以他们的“科学常识”就可以一眼看出并断定李一的很多功能是“不可能”,是“造假”。这些人本身就是最不科学的。

    司马南:不能说这一条是针对我的吧,今天在你们采访我之前,我并没有就此发表过任何意见,但是,他的这种说法我是不能同意的。

“庸俗唯物主义者”固然是荒谬的,但是,反对伪科学不是什么“庸俗的唯物主义”,而是“战斗的唯物主义”。

科学确实是有标准的,但这个标准,绝不是像这位教授所想象的那样,反伪科学一帮人自己设立了“私家菜”一样的标准。在中国反对伪科学,仅仅是因为一些公然造假的人打着科学的旗号,愚弄民众,草菅人命,危害社会。

    反伪科学当然需要“严格的科学论证”,需要“调查取证”,需要“从事实出发”,但是,对多年从事反伪科学的人,比如本人来说,这位教授说得对极了:仅凭“科学常识”一眼“就可以看出并断定李一造假”。这种本事是在20多年时间里,与包括胡万林这样的骗子打交道过程当中,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

    这事当然也怪李一道长自己——出来混江湖,“使的活”都是他人演剩下的,一点原创精神都没有,自取其辱嘛。李一拿着这个节目参加魔术大赛,要是我当评委,毫不犹豫×他下去,“请回缙云山好好修炼再出来示人吧”。

    张宏堡大师仙逝多少年了,你跟着人家搞哪门子的“电气功”啊?张宏堡都是跟别人学的,这个把戏转了多少道手了,社科院呆子教授居然都不知道!

    刚才你讲到,这位研究道教的教授领地意识很强,他自信地宣言,“请先研究三年道教后再发言”。那么,司马南是不是可以模而仿之,告诉这位教授:教授啊,您先跟骗子打交道十年之后,再来为李一道长辩护,好不好呢?

    你们笑什么?

    记者:这个言语风格才是司马南大师。

    司马南:别给我戴高帽,别忽悠我。

    记者:司马南老师,我么有一个创意,还没有来得及跟领导汇报,先征求您的意见:可不可以以您的名义把李一道长请到北京来,找一家水族馆做一个水下闭气的科学实验,看看李一道长在水下闭气到底多长时间?

    司马南:不愿意。

    记者:为什么?

    司马南:因为我知道他表演的小秘密啊,我也知道他在水下闭气的时间大体多长,我更知道“胎息”、“踵呼吸”的说法有多荒唐。

    更重要的是,你们未免太幼稚,虽然我对这事没有讲话,没有表态,但是,我一贯的立场,你们都清楚,气功师出身,江湖上演过杂耍的李一道长会不清楚吗?我请他,他会来吗?

    记者:也不能这么说吧。李一道长要是真的,他就会来。他要真来,会不会您反而不敢露面呢?当年,白岩松采访您,关于四川碧峰峡老中医绝食,邀您去现场,您就拒绝了,对吗?您得承认,这是您的短。

    司马南:老中医绝食,我是拒绝到现场的。那是因为,那个所谓的“科学实验”,是由表演方自编自导自演的,不具有公正性科学性。我去了,无非给人家的一个商业表演秀添彩,我有什么必要去当“道具”呢?我不认为在这件事情上我有什么短。

    记者:司马老师,假如李一道长到京,假如李一道长真的接受,在第三方地点,在科学仪器监测下,在媒体监督下,表演水下闭气实验,您还会拒绝到现场吗?不管他来不来,你先就这个实验向他发出一个邀请,可不可以?

    司马南:必须要这样吗?

    记者:我们不能跟老师说“必须”两个字,但是,我们媒体有这个愿望,外地几家电视台特别有兴趣。再说,李一道长也有必要通过这个水下闭气实验以证视听啊。

    国龙教授认为,在水里生存两个多小时,不是完全在水中憋气胎息两个多小时,但是,这依然十分困难,“算上一项挑战极限的成就,必须有足够的定功才行”。

    司马南:这个教授啊,我真有点同情他了,他是书呆子啊,太嫩了,上了当,还替人辩解呢。

    好吧,就按你们说的:北京市民司马南,诚邀缙云山李一道长,乘世博惠风,秉济世宏愿,开愚民顿智,近十数日得便仙莅北京,□□水族馆将提供所需之足量淡水(海水尤其方便),恳请道长当众于水下轻展胎息大法。

    有鉴于此项仙家绝世之功俗家所知者甚少,料民间学界多以“水下闭气实验”相称,故而,届时会有国龙教授所蔑之“庸俗唯物主义”的一些科学仪器置身其间,并有在下司马氏中国魔术艺术家委员会若干同仁到场致贺。

    从凤凰卫视播出的节目中,业已得知,道长水下法力惊人,曾在上海电视台默于水下两小时复二十分,考虑到水族馆乃为营业场所,暑假期间学生甚众,拜托道长点到为止,水下演示以不超过三刻为宜。北京乃为祖国首都,人才济济,物力丰沛,法力演示所需之一切工具器械均由专门部门提供,无需道长亲自带来。

……

    这种口气,行吗?

    记者:老师您太有才了。谢了。

sunup1997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