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unup的存档空间

我转,因我思。我贴,故我在。 网路拾遗,敝帚自珍。

 
 
 

日志

 
 

国民党因何要把自己降格为选举机器?  

2011-03-06 15:44:38|  分类: 社会--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民党因何要把自己降格为选举机器?

作者:谢无愿 2010-12-21 17:42:42 发表于:博客中国

一段时间以来,无论马英九还是国民党秘书长金浦聪,都公开主张要把国民党变成“一部选举机器”,这大体是国民党自身乃至台湾社会的共识,也是马英九推进国民党改革的一大目的,一两年来不少相关举措实际已开始贯彻。

一个老大中国社会的政党,好好一家百年老店,十数年前一直党政一体两面实施统治,高高盘踞由大陆到台湾的社会之上,“革命传统”丰厚,自蒋经国先生开放党禁报禁推进民主化,虽经政党轮替,8年间被民进党夺了江山,现今却卷土重来又手握宝岛的执政权,且文宣政举建构齐全,至少用它的资源,用它的意识形态,在一定程度上依旧诱导民众、操作全社会,总还是可以吧,为何要硬生生把自己矮化为功能单一的选举机器呢?

在远离宝岛的咱们听来,此事很有些古怪,好像也很庸俗,有的正人君子眼见台湾选举中种种“不堪之事”,甚而认为这是一种堕落。须知在另一地方,至今对太多的众生来说,尽管除了孔庆东一流的下作文痞,多数人再不可能自感“爹亲娘亲不如XX亲”,但在一个遮天蔽日政治巨人的手心里生活得久了,失去它习惯的玩弄或抚弄,许多人还会像离开母畜的断乳小兽一样茫然无措,不少说不定更会如丧考妣。这样的心理,与百年前那些屁民对着被剪的辫子痛不欲生如出一辙,正是斯德尔摩综合症的表征。

显然,将国民党的这一举措视为咄咄怪事,甚至视为一个政党的堕落,是因为此方人们对台湾政治生活的心存隔阂,也是对现代宪政体制下社会政治运作方式的隔阂。

正如西方和东方民主国家、地区的政党,以军队国家化和行政体系政务官化等为前提,绝大多数均不能以党垄断政权,或以特定政党利益绑架政权继而绑架社会,而只能以政治竞选为核心党务一样,在台湾,随着民主体制的逐渐稳固,百年老店国民党同样不能借其至今依旧相当强劲的政治能量垄断社会,并借此强推自身的党治原则,强保自己的既得利益,同样只能以与其他政治组织平等的社会团体身份,来参与和推动社会事务,尤其是通过竞选赢得更多人民对其政治取向的认同。换言之,只有经过民主竞争获得执政权,才能扩大党的影响力,保持党的地位。

党的政治目标,党的意志以及党的利益等,只能通过民主选举一途在当选的执政者身上得到体现,并与社会的普遍诉求相融合。一句话,党既然服膺于宪政民主,也就只能把党务的最大焦点放在选举上。

因此,国民党由过往的党天下,由一个曾长期全面吸附于社会肌体之上、让社会难以挣脱的政治组织,向“单一功能”的选举机器转型,正是它顺天而行,因应台湾社会宪政民主发展的恰当之举,也是宪政民主在宝岛已步上现代文明正轨的一大体现。这样的转型,在具体措施上,除了摆脱多年来被民进党不断谴责的党产、切断该党与社会经济活动之间的直接联系外(此项任务已基本完成),还包括剪除该党在政治意识形态上“为全社会负责”的残留职能;还有,便是按党纪促使基层党务机构不再干预地方政务,而是以选举为其运作主轴去扩大组织能力,并不再高高在上,而是勤跑基层切实关注民生,笼络民众感情等等。

这样的转型,对于渐进的国民党自身,对于把民主弄得如此热闹的台湾社会而言,也许因实在太顺理成章,反而显得很不起眼,但是对于中华民族的历史,对于一个国度的现代性进步而言,却具有很大的历史意义。稍稍观照一下现代中国的政党史,特别是国民党的演进史,便可以明白个中的意义与价值所在。

从宋教仁建立国民党到这个党实施统治权的大半个世纪间,此党皆实行“以党立国”,实际上根本就无意还权于民(尽管以当时的国情状况,也有些许“合理”之处)。在上世纪初中国四分五裂的局面中,孙文之所以与苏俄集团一拍即合,这也是一大原因。到了蒋介石时期,由于内忧外患日益严重,一党专政色彩随之更为显著,1935年的《五五宪草》及其后的《中华民国宪法》,不过是美丽的标签而已。国民党统治大陆20多年,所谓立法、行政、司法、监察和考试五权分立的政府体系,统统是牵线木偶,任何决策最终都由党集团所把持的“中央政治委员会”乾坤独断(抗战时换名为“最高国防委员会”)。连国民政府主席这一国家元首职位,其权力的大小与真假,都是独裁者所把持的党权所决定,要圆就圆要扁就扁,变化无常,直像儿戏一般。

如此的政党随便都可兴风作浪,搞选举之类自然只是劳民伤财,拿现代文明的幌子做遮羞布而已,何须劳心费神把自己变成选举机器。只不过,由于包括老蒋在内的国民党权贵,多少还遗留着一些旧式道德传统,另一方面体制内也渗入一些欧美自由主义因素,因此尽管像历来的中国统治集团一样对直接的反对派与挑战者绝不容情,但在党禁、报禁方面,在对待读书人方面,尚不像别人那样道道地地的无耻和不要脸。

到了蒋经国在台全面掌权的前半期,情形大体也与上述类似。在上世纪7、80年代台湾“党外运动”真正成形之前,国民党依然占据绝对的社会垄断地位,青年党等两个政治组织,不过是花瓶一般的摆设。

在一党独大的前提下“以党立国”,说白了,无非是以党权取代皇权,以现代社会组织之名行封建专制之实。在中国的社会文化土壤之上,这样的勾当干起来,能找到的理由太多了。好在如今的台湾,已经换了人间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